先周文化的摇篮——郑家坡遗址

作者:武功县志办 董社昌 时间:2018年03月30日

  

  先周文化就是指周武王灭商以前的姬姓周族文化,不包括其他民族文化,也不同于先周时期的文化。周族的名称,过去一般从于《史记》之说,认为周族名称是古公亶父迁岐以后就有的,但武丁时期(前1250—前1192),众多的卜辞中有“周”、“周方”、“周侯”等。武功县岸底遗址(相当于殷墟二期〈约前1200—前1148〉)出土的陶罐上刻划有“周”字,这就说明周族从其诞生之日就有了自己的名称“周”。从那时起,以周族为主体,联合其他民族和部族,共同创造出具有独特的文化遗存——先周文化。

  周民族的起源在何处,先周文化的根在哪里?对于这个问题,《诗经》早就有生动的记述:“厥初生民,时维姜嫄……载生载育,时维后稷……即有邰家室。”《史记•周本记》里说得更为详细:“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嫄,姜嫄为帝喾元妃。”“封弃于邰,号曰后稷,别姓姬氏。”后稷重孙公刘,“虽在戎狄之间,复修后稷之业。自漆沮渡渭,取材用行者有资,居者有蓄积,民赖其庆,周道之兴,自此始,故诗人歌乐思其德。”从这些史料不难看出,周民族的始祖后稷就诞生在邰地,邰者即古有邰氏之国,其活动范围就在今武功县一带。中国研究《山海经》的权威,吉林大学宫玉海教授曾说:“犹太文化和中华文化也是相通的。”也有西方史学家认为,犹太民族是东方民族,他们经过几个世纪的西迁,于公元前11世纪从西河流域迁到中东。他们是炎帝神农氏之后,姜姓,封于邰(今陕西省武功县一带)。

  汉宣帝时,武功曾出土一铜鼎,京兆尹张敞辨认铭文后,认为是西周礼器。于是向宣帝上书曰:“臣闻周始祖后稷,封于邰,公刘迁于豳,太王建国于岐梁,文武兴于丰镐。由此言之,则岐梁与丰镐之间,周旧居地,因宜有宗庙坛场祭祀之藏。”司马迁所著《史记》成书于汉武帝时,张敞这样说也是沿用《史记》之说。从此以后,周起源于武功已成定论,直至现今的通史、教科书都以此为据。

  20世纪30年代,钱穆先生却提出周民族起源于山西汾水流域。他认为先周民族本在山西南部的新绛、闻喜一带,到公刘时才开始向陕西境内迁徙。学者杨升南也认为山西南部的邰要早于武功的邰。他说:“山西同陕西武功一样,也有不少关于姜嫄和后稷遗址的传说,如稷山、漆水、姜嫄祠墓、后稷祠墓,甚至闻喜县村村都有稷王庙、娘娘庙(姜嫄庙)。陕西武功的邰已非后稷所封的邰,而是后稷的儿子迁移到渭水流域武功后,把在山西的原地名带去的。”这一论述的出现,把本来已成定论的周民族起源于武功之说搅得众说纷纭。主东说与主西说几十年争论不休。从那时开始,考古学界也深入到这一课题,以考古手段并结合历史文献进行综合研究。许多知名学者深入武功一带进行调研,发掘古遗址,采集实物资料。1934年至1937年,前国立北京研究院史学研究所在宝鸡斗鸡台进行考古发掘时,苏秉琦先生在报告中阐述了先周文化的起源及其发展脉络。1943年石璋如先生来武功考古调研,1949年发表论文,以大量的古人类生活器具为依据,论证了先周文化的起源。1950年中国科学研究院考古研究所在武功浒西庄遗址进行调研。1979年中国社科院又做了重点复查,确定其为庙底沟二期文化。破土面积1.204万平方米,发现房址14座,陶窑8座,墓葬19处,灰坑深1米—2米,半地穴或居住坑叠压现象较多,有很多从新石器到周秦汉时期的遗物。科学家们坚持不懈的努力,以大量的事实雄辩地证明了周民族及先周文化的形成之根在武功。

  但周民族起源于山西汾河流域并非空穴来风。据有关史料记载:帝喾娶姜嫄之后,嫌其相貌一般,又娶了有娀氏之女简狄为妃。有娀氏,古国名,在山西运城一带。有邰氏、有娀氏都是新石器时代的部落民族。《史记•殷本纪》中说:“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宽。’封于商,赐姓子氏。”后稷名弃,与殷契的契同声同调,而且都是帝喾的儿子,很容易让人搞混淆了。其实二人并非一母所生,弃是周民族的始祖,契是商民族的始祖。

  上世纪70年代后期,武功镇郑家坡村群众在取土时发现几件铜鼎、铜觚之类的文物,就把这些青铜器交到了县文化馆。1980年2月,宝鸡市文化局长尹盛平来武功县检查工作时看到这几件文物,异常兴奋,随即向省局作了汇报。经过缜密安排部署,决定在郑家坡村一带进行大面积发掘考察。

  郑家坡村位于武功镇东南一公里漆水河东岸崖上,南邻庙底村,北接桥东村,距西宝北线一公里。其遗址位置从桥东村村北经尚家坡村、郑家坡村到北庙底村,南北长约3000余米,东西宽约500余米。这一地区地下蕴藏着十分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1981年l0月,由省市文物局组成的考古工作队,一行数十人进驻郑家坡村,进行大面积发掘清理工作。截止到1983年8月底,历时近两年时间,考古工作者不畏严寒酷暑,在近150万平方米的田野里,开5米见方的探方80个,揭露面积2000平方米,移动土方1万立方米。经过认真发掘,成果十分喜人。共发现房基17座,有半地穴式、浅地穴式;有两室的、有室和灶两部分的。窑穴3个。陶窑2个。生产、生活用具应有尽有。陶器1 9种,其中陶鬲就有四型15式。石器9种。骨器9种。还有陶人、卜骨、铜鼎、铜甗、铜觚、铜泡、铜镞、铜斧等。在陶器上还发现有刻画的符号。器物中有礼器、卜器等。陶器有联裆鬲、高领袋足鬲、深腹盆、尊、簋、豆等,其中以联裆鬲为主。纹饰有绳纹、方格纹、方格乳钉纹、重菱纹等。

  考古工作者根据地层学的原理和遗址中不同层次堆积层的形成情况,对郑家坡遗址的地层关系进行了分析,该遗址可分为早、中、晚三期。以一处为例,第一、二层为耕土和扰土层。第三层为西周层,厚5厘米—45厘米,灰褐土,内有先周西周陶片。第四层为先周层,可分为上下两层。上层深1.5米一1.9米,灰色土,土质松散,内有联裆鬲、深腹盆、甗、折肩罐、钵及个别的高领袋足鬲。纹饰有绳纹、弦纹、附加堆纹,印纹有方格纹、方格乳钉纹、重菱纹、菱形钉纹等。下层深2.45米一3米,灰褐土,质地松软,出土物有联裆鬲、折肩罐、深腹盆,并有个别的高领袋足鬲。纹饰有绳纹、弦纹、附加堆纹。印纹有方格纹、方格乳钉纹,并有锯齿状花边沿鬲等。上层的底部有踩踏土,并有烧土坑,周边又有柱洞,应为一座房址。下层底部有踏土,应为一座窑穴。对这一组地层关系,邹衡等著名学者给予了较高的评价。

  郑家坡遗址出土文物较多,图案基本是几何形印纹图案。大致可分为三类:一类是以点、圆、弧为特征,可称之为圆弧类几何图案;二类是以直线、折线为特征,可称之为直线折线类几何形图案;三类是以圆、直线折线为特征,可称之为圆点直线折线类几何图案。一类主要有重圈乳钉纹、S彩钉纹等。二类主要有方格纹、云雷纹等。三类主要有方格乳钉纹、叶脉乳钉纹、重菱乳钉纹、重菱纹、变体纹等。考古工作者又对其器物采用了高科技手段碳14测定其年代,大约距今已3650年(加减130年为树轮较正年代)。据研究推断,郑家坡遗址最早可以定为二里岗下层时期,其年限不晚于殷墟文化一期。

  综上所述,以最早的先周文化遗存集中于漆水流域的情况看,周民族起源于武功已是不争的事实。正好与《诗经》《山海经》《史记》所描述的相一致,至此也对于半个多世纪以来争论不休的话题划上了句号,郑家坡遗址也能随之名声大振。陕西历史博物馆开馆初期,第一展室就以郑家坡遗址发掘的资料及珍贵器物向人们讲述周民族的起源及文化。1997年,江泽民总书记提出的断代工程,要在年内向世界学术界公布。陕西考古界为了完成这一重大课题,在陕西选了三个点,郑家坡遗址就是其中之一,足见其在史学界的重要位置。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武功不仅是周人始祖后稷教民稼穑之地和周民族起源、发展、壮大之地,更是先周文化诞生的摇篮、传播的圣地。